主页

违标电动自行车禁止上路你“触电”了吗?

  历经一年的过渡期,从今年6月21日开始,中山市内违标电动自行车禁止上路。不过,现在马路上仍能看到违标电动自行车。一个积极的信号是,不少一直在观望的车主,已经纷纷加入换车队伍,目前中山市车管所日均上牌量超过2000辆,工作人员周末假日都处在加班状态。中山电动自行车上牌迎来井喷。

  仅仅5月14日至16日,中山就相继发生三宗电动自行车驾驶人伤重不治身亡的交通事故。

  5月14日22时15分,悦来南隧道,一辆电动自行车被撞倒在地,一名年轻男子被送往医院后,因伤重不治在医院死亡。5月15日5时许,沙溪镇云汉公交站路段,一辆共享电动车与小客车相撞,“共享电动车突然驶出双方避让不及”,小客车司机杨某说,伤者因抢救无效死亡。5月16日16时40分许,民众镇,一辆电动自行车与重型自卸货车相撞,重型货车司机郑某不涉及酒后驾车、超载违法行为,但车辆未办理相关通行证,电动自行车驾驶人因伤重不治身亡。

  驾驶电动自行车的危险性不用赘述:由于电动自行车没有纳入机动车管理,超速超载、冲红灯、逆行、随意穿插的行为屡见不鲜。驾驶人完全暴露在外,俗称“皮包铁”,数据显示,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驾乘人员死亡事故中,约80%为颅脑损伤致死。电动自行车往往没有购买保险,发生责任事故后,难以及时理赔。

  为了加强这个庞大“骑军”队伍的管理,减少涉电动自行车的交通事故。2019年6月20日,中山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加强电动自行车管理的通告》:从2019年6月21日起,对符合新标准且获得CCC认证的电动自行车予以登记上牌,纳入非机动车范畴管理;对新标准实施之前购买的符合旧国标的电动自行车,办理有效期3年(2019年4月15日至2022年4月15日)的临时号牌;对违标电动自行车设置1年过渡期(2019年6月21日至2020年6月20日),过渡期结束后,违标车辆仍上路行驶的,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有关法律法规进行查处。

  中山市的电动自行车保有量约为110万辆,其中违标车约占92.4%。新政一出,立即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19年6月21日,在政策出台的第二天,就有市民骑着自己的电动自行车到中山市大岭车管所上牌登记。但是,当时更多电动自行车主对政府的“一年过渡期”保持观望态度。

  这种观望心态,首先是对政策的观望。实际上早在2013年,中山市政府就出台过一份《中山市超标电动自行车过渡期管理办法》,对超标电动自行车的销售、过渡使用期限及相关管理措施作出了明确规定。但是《管理办法》最终废止了。原因在于,到底哪些车辆是超标电动自行车,哪些车辆属于符合国标的电动自行车,当时依据还不够充分,操作性也不够强。

  直到2016年8月,《广东省电动自行车生产企业及产品目录》(第一期)发布,才明确35家企业233个型号的产品属于符合国标产品,市民可以放心购买。但不久,国家层面启动对1999年起执行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的修订工作。到2018年5月1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发布新修订的《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GB17761-2018),从2019年4月15日开始执行。

  至此,对电动自行车管理有据可依。但是普通市民并不了解整个过程,周女士的直观感受是,“电动自行车要上牌这些年也听说过,但最后都没有实行”,所以她决定,“先等等看吧”。对于电动自行车经销商而言,因为库存压力等原因,也没有一刀切地停售违标电动自行车。南都记者去年6月份曾走访中山市部分电动车行,当时铺面里基本是两种车辆都有销售。“也有人问新国标车的,但是还不多”,一位销售表示。

  另外一个现实的原因是,新国标车属于非机动车,相较于当时市面上主力销售的违标电动自行车而言,车身轻,速度也更慢。“25公里/小时的速度,我从南区骑到中山市青少年宫,都要半个小时”,周女士说,为了出行方便,自己也没有着急换车。

  让市民感受到身边越来越多人开始换车,是在今年5月初。“原来我家楼下停着20辆电动自行车,只有一两辆上了牌。从5月份开始,好像每个星期都能发现,楼下新增了上牌车辆”,周女士说。

  为了在销售环节彻底杜绝违标车,今年4月10日,中山市政府召开加强电动自行车管理工作会议,专题研究电动自行车销售监管工作,明确由市市场监管局牵头,中山交警支队配合,严格落实“一规范一告知两承诺”措施,加强生产、销售环节的监督管理。6月30日,南都记者走访了城区多家电动车行,都没有看到违标电动自行车销售。

  而为了吸引市民置换新车,中山交警也玩起了新花样。5月9日,中山交警联合电动自行车协会,在莲塘路某品牌电动自行车总店开展“普法+带货”直播活动,同时向在线观众派送电动自行车购车券。据统计,当天的总观看量达到76万余人次。

  购买符合标准的新车成本过高,是不少市民犹豫的原因。南都记者了解到,一些知名品牌的主力车型,价格都在3000-4000元之间。为引导市民置换违标电动自行车,中山市电动自行车协会发动厂家、商家开展“以旧换新”活动,每辆车按电池容量大小折价200-500元不等。此外,还有不少销售商推出购车赠送头盔、赠送保险附加服务。

  一组数据能够说明电动自行车上牌已经出现井喷。6月1日18时,中山合标电动自行车累计注册登记64722台,其中带牌销售31630台。到6月18日18时,全市合标电动自行车累计注册登记108820台,增速迅猛。“现在市民办理登记上牌的积极性高涨,近期业务量相比以往增加了10倍”,中山交警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5月初,上牌量开始明显增长,目前中山市合标电动自行车日均上牌量约为2000辆。

  为了方便市民更快拿到车牌,中山交警部门已启动加班模式。从6月5日开始,合标电动自行车周末节假日都可上牌,周一至周五8:30-21:00,周六至周日、节假日8:30-12:00和14:30-17:30。此外,邮政“警邮合作”代办上牌点也已启动加班模式,方便市民就近办理登记上牌业务。

  近日,中山违标电动自行车过渡期结束,禁止违标电动自行车上路。南都记者了解到,不少外卖骑手已换上了合标电动自行车,但合规电动自行车车速受到限制,最高时速不超过25公里,势必会影响送餐速度、效率,那么这些外卖骑手们的收入是否受到影响?消费者的外卖是否会因此“迟到”?外卖平台的营运成本是否会增加?本周南都记者分别采访了外卖平台、骑手以及消费者,了解到新政实施后给外卖行业带来的影响。数名受访市民表示“感觉到近期外卖送餐速度不如以前”,外卖平台方面表示虽营运成本有所增加,但保障了骑手安全,解决了“最担忧”的问题同时也利于营运管理。

  近日,“饿了么”中山物流负责人栗影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饿了么”中山全职外卖员中已有九成更换了合标电动自行车,从目前来看,对于送餐效率确实会有一定的影响,“预计送餐时间较以前有所延长,譬如以往预计30分钟送达的订单,可能会延长2、3分钟,此前保持的十万订单零超时的投诉记录也被打破,近期十万订单中会有六七单关于超时的投诉,影响还是非常明显的。”此外栗影表示,平台派单系统会根据大数据不断地进行优化、调整,未来限速对于送餐效率的影响也会逐渐弱化。

  以往骑手们送餐时的骑行速度多为时速四五十公里,而现在最高不能超过时速25公里,单位时间内送达的订单肯定会减少,栗影告诉南都记者,为了保障送餐效率,在每个区域增派了骑手,此外骑手的送餐数量减少,平台方通过补贴、提升送餐费等方式,来弥补他们收入的减少,以达到稳定员工的目的。

  “数月前,‘饿了么’就响应政府号召,通过补贴来激励骑手更换合标电动自行车,补贴金额在30%、50%不等,本月底未更换合标电动自行车的骑手不能参与配送工作”,栗影介绍,除此之外还联合交管部门针对骑手进行安全宣讲活动。在更换合标电动自行车以前,骑行速度虽快、送餐效率高,但随之而来的交通安全事故成为平台最为棘手的难题,“我们最担心、最害怕的就是骑手发生交通事故”。

  栗影表示,“使用合标电动自行车后,虽然导致平台的成本增加,但骑手的安全更有保障,也利于外卖平台的运营管理,虽然6月的交通事故数据尚未完全统计出来,较以往肯定是有明显的下降。”

  韵达快递方面在回复南都记者时称,目前中山韵达旗下共有快递小哥约1000余名,其中约70%使用电动三轮车,大部分已经完成了车辆上路备案工作,近300名小哥已做好了新购车辆的准备。

  同时韵达方面表示,在目前的政策环境下,没有对服务质量、递送时效产生过多影响。中山公司积极配合政府相关部门的工作,组织快递小哥分期分批进行三轮车驾驶员资格学习、考试。同时,为了减轻快递小哥的经济负担,中山公司也积极与多家符合国家安全标准的三轮车生产厂家洽谈各种灵活的购买方案,例如分期付款、以租代购、电池租赁等,并逐步开展车辆集中采购工作。

  在博爱路某写字楼上班的罗小姐,近段时间发现在外卖平台上点外卖送餐时间比以往有所延长,“感觉预计送达时间没有太大变化,可能只是增加了几分钟而已,但超时的情况越来越多”。本周严小姐点了一单利和广场的外卖,平台上显示的预计送达时间在50分钟之后,实际上一个多小时后才送达,超时近半个小时,后来外卖员解释是因为电动自行车限速的缘故,才导致了超时送达,对此严小姐表示也能理解,并未因此投诉外卖员。

  在盛景尚峰上班的李先生和严小姐有着相同感受。李先生表示,自己也是骑电动自行车上下班,今年3月份换了合标电动自行车,并办理了上牌手续,“从家到办公室大概7公里,以前的旧电动自行车,时速能开到四五十公里,大概十分钟左右就能到,换了新国标电动自行车,因为最高时速只能开到25公里,路上的时间要20分钟左右,能切身体会到通勤时间变长,所以外卖员送餐超时还是能体谅的。”

  6月30日中午12点,南都记者在一外卖平台上点了一单外卖,显示预计送达时间为12:47,随后南都记者在预计送达的时间准时收到外卖。南都记者询问该外卖员是否更换了新国标电动自行车,该外卖员表示已更换。

  不少上班族表示,虽然能感受到外卖送餐时间有所延长,但表示也能接受。罗小姐称,送餐时间延长也很好解决,提前几分钟订餐就可以了,或者是预约点餐。李先生表示,一些普通的快餐,送餐时间延长对口感、味道并无太大影响,“现在不少办公室都有微波炉,大不了再加热一下就好。如果是像炸鸡这种,送餐时间太长可能会影响口感,希望能针对像炸鸡这类的外卖,提升送餐效率。”

  6月5日上午,“饿了么”平台外卖员唐磊骑上刚换的合标电动自行车。“刚开始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比起之前的电动自行车,速度慢了一大截,毕竟外卖员靠时间、效率来赚钱,电动自行车的速度降低了不少,也就意味着送一单外卖的时间也会比以前长很多。如果送餐超时,还有可能被客户投诉,一天下来就白干了”。

  唐磊从事外卖员一职不到一年,换电动自行车之前,每天可以送60单外卖,“以前都会开到时速五六十公里,开得快就意味着送餐效率高”,不过危险也是频频发生,去年唐磊骑着电动自行车在沙溪送一单外卖,只是低头查看一下送餐地址,差点与一旁的车辆撞上,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有些后怕。

  在公司鼓励外卖员更换合标电动车后,唐磊和同事们积极响应,“毕竟超标电动自行车上路会被查”。唐磊介绍,“饿了么”为其发放了500元的换车补贴,并联系了电动车厂家为同事们集中换车,“公司补贴、以旧换新加上厂家让利,总共优惠了一千多元,我现在用的这台合标电动自行车花了2800元左右”。

  换了合标电动自行车之后,虽然速度慢了很多,但心里也踏实了许多,“每一个外卖员的配送范围基本上都在5公里之内,电动自行车的速度只是影响送餐效率的众多因素其一,对负责的区域熟不熟悉、点餐人员是否集中等,这些都会影响到送餐时间和效率”。唐磊还留意到,近期同一餐厅送往同一小区的外卖,送餐预估时间较以前有所增加,“虽然增加的时间不多,例如以往预估送达时间为40分钟的,现在可能会延长2、3分钟,心里会踏实许多。”

  唐磊坦言,在熟悉了负责区域的地形、小区乃至小区楼栋的分布后,“电动自行车的速度对于送餐效率的影响也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大”,换车后的第一天,唐磊一共送了约40单外卖。“虽然比起高峰期减少了近20单,电动自行车的速度肯定会有影响,也和当天的下单情况、接单的远近、分散程度有关,有一些波动也是在情理之中,减少的20单并不全是受电动自行车速度的影响。但超时的单数较以往有明显增加,有5单之多,受电动自行车速度影响较大,向顾客解释后,都表示能理解”。

  业务量下降后,唐磊和同事们最关心的是收入会不会随之下降。“近期公司发了通知,从6月份开始,除了每月有200元以上的高温补贴之外,每单会增加0.3元的送餐费,这样算下来,即便是送餐数量减少了,收入几乎能和以往持平”。唐磊表示,身边不少同事原本打算改行,公司政策出来后也就安下心来,“对于外卖员而言,工作量减少了,同时安全上也有了更好的保障,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如果公司政策能一直延续下去,我们的收入能有保障,我还是会选择继续干下去”。

  6月21日起,在新政实施第一天,南都记者曾跟随交警上路执法,在石岐大信商圈附近,一辆合标车被交警拦下,南都记者看见一个大人搭乘两名小孩,其中一个小孩坐在后座,一个小孩蜷缩着身体蹲在驾驶人与车头中间位置。交警表示,一辆合标电动自行车只能搭乘一名12岁以下的儿童,该车搭乘了两人;而且其不按规定车道行驶,走在机动车道;乘客没有佩戴头盔。由于是新政实施第一天,交警出于人性化执法,对车主进行教育后,只开出了一张交通违法警告通知书,还赠送了两顶头盔给车上儿童。

  交警部门表示,目前在城区9条严管路,专门设置了非机动车道标志标线,推动落实电动自行车禁行规定;并已在城区设置10条非机动车道,以此规范电动自行车的行车路线。

  还有不少市民向南都记者反映,在镇区,违标电动自行车泛滥,闯红灯、逆行经常可见。对此,中山市交警部门表示,对电动车交通法规违法行为,中山交警一直保持严管态势。从今年5月份起,中山交警以最严整治举措,在重点时段、重点路段查处涉摩涉电严重交通违法行为。同时,交警部门将定点查处与“铁骑”执法相结合,提高执法机动灵活性,有效打击摩托车、电动车各类违法行为。

  对于涉及电动自行车的交通违法,中山交警表示,将以人为本,柔性执法为主,但对于像酒驾、超载、闯红灯等严重交通违法行为,交警部门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

  根据电动自行车新强制性国家标准《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GB17761—2018)(以下简称新标准),电动自行车最高设计车速为25公里/小时,整车重量(含电池)不超过55公斤,电压不超过48伏,电动机连续输出功率为400瓦,且必须具备脚踏骑行功能。

  累计发生2019年,中山市累计发生涉及电动车的一般程序道路交通事故2134宗,死亡85人,造成受伤2127人,直接经济损失159.325万元;今年1至5月发生的涉及电动车的交通事故中,死亡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18人,下降41.83%。

  数据显示,目前,中山市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大约110万辆,其中违标电动车约占92.4%。

  采写:南都记者吕婧 刘贤沛 侯玉晓 萧倩苑 实习生 冯舒慧 严炤琪 李倩妍

相关阅读